<fieldset id="kruasbw"><q id="btwEJ94c"><small id="MUPGYREOKA"><tfoot id="8102947356"></tfoot></small></q></fieldse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争取最大支持
郑家军的调动,没有引发很多人的注意,毕竟郑家军驻扎在秣陵镇之后,时常进行拉练,很多时候都是半夜的时候大规模的出动训练,几天之后又回到军营,周围的百姓对这一切都习惯了,他们只是感慨郑家军的将士太辛苦了。

郑锦宏秘密安排郑家军的将士,前往苏州、松江、镇江、广德、安庆、宁国府等地,秣陵镇军营之中留守一万人,其余两万人全部派遣出去,他们的目标就是东林书院、东林书院分院,以及各地的复社和应社聚集地,如何的行动,郑锦宏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按照调查署摸底的名单,上面共有两百七十人,这两百七十人务必要捉拿,至于说其余的读书人,遣散即可客商陆续签到,同时安排洪门,在府州县宣扬东林书齐默然听完院、复社和应社的罪孽以及险恶用心,最大限度的平息当地的局面。

行动的统一世间定在三月十五日,正是南京东林书院分院春课结束的时间。

三月初十,孙承宗和黄道周来到了南京。

他们不是来参加东林书院春课的,而是郑勋睿请来的,孙承宗是早就想着到南京来了,无奈家中的事情不少,加之北直隶多处遭受灾荒,忙于协助官府救济灾民,在这个过程之中,郑勋睿暗地里给与了帮助,故而孙承宗在接到了郑勋睿的信函之后,专程到南京来,想着当面向郑勋睿道谢,同时也和郑勋睿叙旧。

黄道周本已经离开了南京,回到福建的老家去了,接到郑勋睿的信函之后,也没有犹豫,再次到南京来了。
<见没有一个人br />两人进入南京城都是秘密的。郑锦宏早就派出郑家军的将士,前去迎接两人了。

这也是郑勋睿认真思考之后做出的决定。

既然决定动手了,那么就要做到最好。取得最大的胜利,不可否认的是。东林党人之中有着铁骨忠诚,更有部分威望很高的人士,尽最大力量团结这些人,至少让他们不是特别的抵触,不至于在事发之后站在郑勋睿的对立面,这是必须要做到的。

孙承他们本以为宗和黄道周就是其中的代表,特别是孙承宗。

孙承宗在东林党人之中有着绝不一般的我看你又得叫我帮忙啦!”吕中贞问他:“帮啥忙?”二咣咣说:“再把三十年前没做到底的那媒做完威信,远远超过了钱士渠、侯恂和钱谦益等人。可以说孙承宗是东林党人的骄傲,尽管孙承宗已经致仕多年,但时常还是有一些东林党人的骨干,专程到高阳去拜访。

说服孙承宗和黄道周,难度是不小的,可困难也得做,好事多磨。

孙承宗和黄道周同时到了郑勋睿的府邸。

没有让两人住宿在官驿,而是请进了家中,这样的待遇是不一般的。

孙承宗和黄道周两人见面之后,都感觉到吃惊。特别是黄道周,内心是有着重重顾虑的,他知道钱谦益想干什么。也知道南京可能要发生大事情,此次接受郑勋睿的邀请,也是想着看看,能不能够从中斡旋,阻止灾难的发生。

孙承宗和黄道周被带后来谈话稍稍离开了本题进书房,郑勋睿已经在书房等候。

见到郑勋睿之后,孙承宗面带笑容,一再的对郑勋睿表示感谢,说郑勋睿和郑家军在保定府一带的名气是很大的。早就超过他孙承宗了。

黄道周表现的相对矜持,很少开口说话。但从神态方面来看,肯定仍以摇头作答是有心思的。

郑勋睿对这一你就是在家里弄几口锅也能干起来切都是心知肚明。他知道接下来的交谈,可能会引发不一般的碰撞,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失败,但不管怎么说,大幕已经拉开,无法回避。

简单的寒暄之后,众人坐下来,管家重新端进来茶水。

徐望华和李岩都在厢房等候,此番与孙承宗和黄道周的交谈,郑勋睿决定单独出面,他们内心是有些担忧的,更多的是感激,这样困难的事情,郑勋睿单独出面,没有给他们增加压力,要知道孙承宗和黄道周两人的年纪都不小了,特别是孙承宗,已经是七十七岁的高龄,若是有什么事情不合适,发起脾气来,难以抵挡。

寒暄过去,郑勋睿很快进入到正题。

他拿出了已经修改好的奏折,递给了孙承宗和黄道周。
书房里面的气氛很快就发生了变化,孙承宗脸色发白,身体颤抖,黄道周更是手都在发抖了,看到了奏折,他们当然明白郑勋睿想要做什么事情了。

还是孙承宗首先开口。

“郑大人,老夫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东林党人的确存在问题,可如此做,是不是太过分了,老夫倚老卖老,希望郑大人收手。”

郑勋睿的脸上带着微笑,看向了黄道周。

“黄老先生,可否帮忙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

黄道周的指节都有些发白了,呐呐的说不出话来了。

孙承宗感觉到了蹊跷,目光看向了黄道周。

“人过留声,雁过留影,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一切的缘由,想必黄老先生是知道的,黄老先生本来参加了东林书院的春课,却突然的离开,难道这里面没有缘由吗。”

孙承宗愈发觉得不对了,等到郑勋睿说完之后,看着黄道周开口了。

“黄老弟,究竟是什么事情,你可不要吞吞吐吐的。”

依照孙承宗的经历和阅历,他已经隐隐知道一些原因了,只不过他希望听见黄道周亲自说出来,他内心也是叹息的,要是钱谦益等人准备利用东林书院春课的机会,在南京闹事,那也太单纯了,岂不知郑勋睿是南京兵部尚书,在这里闹事情,想着瞒过郑勋睿,怎么可能。

终于,黄道周长叹一声开口了。

随着黄道周慢慢的诉说,孙承宗的身体再次颤抖。

等到黄道周说完之后,孙承宗是真的发怒了。

“黄老弟,你我都是东林党人,且威望不一般的,这一点老夫也不想谦虚,钱谦益、张溥和龚鼎孳等人,居然想着做这样的事情,郑大人要是不出手,难道等死吗,因为多一个人就是累赘!孔大狗不说话它们根本就挡不了人类野蛮的心理的进攻;说它们是为了表现威严你为什么不能够尽力的劝阻,为什么啊。。。”

孙承宗的痛心疾首,让黄道周坐不住了我就是——神仙。

“孙老先生,不是我不想劝阻,而是无法劝阻啊。”

黄道周看了并以歧视的眼光看着张熙晨看郑勋睿,看了看孙承宗,终于咬着牙开口了。

“张溥和龚鼎孳说了,这是朝廷的意思,我怎么去劝阻。”

书房里面瞬间死一般的寂静,黄道周的这句话,揭露出来事情背后的原因了,牵涉到这样的原因,谁都是无法阻拦的。

孙思思低低的啜泣声中承宗拿了把菜刀的脸色几度变化,最终长叹一声。

“郑大人,你的意思老夫明白,你是想着让老夫不会出面阻拦,对你表示理解,也就是说老夫经历那么多,见过了太多的博弈和厮杀,可笑钱谦益,蚍蜉撼大树,身为东林党党魁,基本的判断能力都没有,看看东林党人这些年都做了一些什么,也难怪东林党人堕落到如此的地步,罢了,这件事情老夫不过问了,不过老夫有一个条件。”

郑勋睿看着孙承宗,面容平静的开口了。

“孙老先生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出来,只要我能够做到,绝不推辞。”

“老夫不希望郑大人杀太多的人。”

孙承宗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黄道周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脸色再次的变化了。

郑勋睿面容严肃的开却是试图在其中寻找有关孔维任出丑的蛛丝马迹口了。

“孙老先生,黄老先生,很多的事情,二位都是明白的,大家都不是傻子,知道这里面的蹊跷,我不是莽夫,做事情不顾及后果,秦始皇焚书坑儒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我可以向二位保证,不杀一个人,但有一点我也要明确的说出来,东林书院、复社和应社,从今之后不要想着在南直隶立足,甚至不要想着在南方立足。”

孙承宗的眼神变得深邃起来,他盯着郑勋睿,看了好一会,才开口说话。

“郑大人的睿智,老夫都是佩服的,张溥和龚鼎孳之流,老夫根本没有看在眼睛里面,老夫不能够理解的是,钱谦益居然也深陷其中了,依照他们的能力,想着与郑大人你对抗,这真的是笑话了,老夫相信郑大人的话语,也知道郑大人能够处理好此事。”

孙承宗看向了黄道周。

“黄老弟,你是什么态度,一直都没有说话。”

黄道周也是叹了一口气。

“郑大人的睿智,我是知道的,徐吉匡已经是陕西巡抚衙门的知事,他写来了信函,与我说了很多,让我明白郑大人是真正将民生放在心上的,空谈误国、实干新邦,这是郑大人说出来的,郑大人也是如此做的,此次我离开南京,就是觉得钱兄的做法有问题,可我无力阻止,也是没有办法,只能选择离开。”

“我的态度,与孙老先生是一样,我不会干涉,事后也不会说任何话语。”

郑勋睿站起身来,对着孙承宗和黄道周两人稽首行礼了。

“感谢孙老先生和黄老先生的理解和支持,如此重大的事宜,两位老先生不说话,已经是对我的最大支持了,我说过的话是算数的,不杀一人,不过有些细节的处理方面,可能会不尽如人意,还要请两位老先生多多包涵。”

孙承宗也站起身来。

“老夫来日不多了,只希望大明天下能够安稳,其他的管不了那么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