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kruasbw"><q id="btwEJ94c"><small id="MUPGYREOKA"><tfoot id="8102947356"></tfoot></small></q></fieldse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他同意离婚了
云宜顿了顿,接着道,“你们肯定很疑惑为什么突然要对她那么好,实话告诉你们,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莫家的血肉,第一个子嗣!莫释北的孩子!”

“啊——!”

莫官好不好?”两个人点头妡扶着苏慕容尖叫一出去找找公道声,等再扭头看苏慕容时,发现她已经闭上眼睛了,她焦急的扯着莫杰森大喊,“大嫂晕倒了!快点送到医院去!”

莫杰森一刻也不敢耽误的就抱着她往外面冲,莫释北在台上看着,心里难受,但却什么也做不了。

突然他也冲出去,全场的焦点被转移,她低声道,“现在散场。”

说完也跟着跑出去。

在医院的时候,医生正好做完全身检查,准备出去汇报的时候,苏慕容突然抓住她,“我有没有什么病?”
医生吓了一跳,但很快冷静下来,“少奶奶,您一切正常,要恭喜您的事,您怀孕了!”

“怀孕?”

苏慕容一惊,忽然想笑,这个时候突然怀孕,可真是笑话,和莫楚昕争宠?还是被人冷落看着她众星捧月?

她看着医生,恳求道,“求你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

医生犹豫再做检查了一下,“这……”

“出了什么事我来承担,求求你了。”苏慕容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几乎快哭出来了,“如果你让他们知道了……这个孩子会有危险的……”

医生皱了皱眉,平时看少奶奶在莫家的人缘不错,怎么会这样?

最终抵不过她的软硬兼施,她答应了,“不过这个秘密保守不了多久,你还是什么时候和少爷商量一下。”

“好。”

医生走出去半分钟后,外面的人一窝蜂的涌进来,莫官妡趴在她身边问,“你感觉怎么样?刚才怎么突然晕倒了?是不是胃病又发作了?”

一连串的提问弄的苏慕容头大,她浅笑道,“我这不是好好的?”

莫杰森看她脸色还是有些不好,看了看莫释北,忍不住对他小声说于是,“你先出去,我想大嫂现在不想见你。”

莫释北皱了皱眉,停顿了一分钟,就悄悄的离开了。

但苏慕容注意到他走了,大家围着她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病情,半小时后云宜叫大家都离开,她自己也没待多久也走了。
她们走后,莫释北很快就推门进来。

苏慕容脸色淡然的看着他,“莫释北,我们离婚吧。”

这个答案显然是意料之中,莫释北面无表情,什么都没说,而是站在她病床前,看到她厌恶的皱眉,他冷冷一笑,“好啊,我同意。其实我早就想离婚了,你知道的。”

他回答的那么干脆,到让苏慕容心里难受,她也强颜欢笑,“等会我就叫人拿离婚协议上来。”

“离婚我有一个要求。”

莫释北看着她迫不及待的样子,强忍住想掐死她的**。

“你说。”

“在莫家待完这半个月。”他原本是想说治好胃病的,但怕她知道一些猫腻。

苏慕容冷冷的笑了,有些无奈有些伤心,“让我待在这还有意思?看着我受折磨你很快乐?”

“随你答不答应。”

莫释北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冷酷无情的看着她,眼底的冷漠如雪水冰川,不带一丝感情。

他老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苏慕容也习惯了,她笑了,“我同意,不就是半个月么?换一辈子的解脱也值得。”

“你会后悔的。”

他丢下这么一办公桌更大句就冷酷的转身。

看吧,这次又是背影。

他这辈子要给她留下多少个背影才安心?

本事就没什么大病,苏慕容待了一两个小时就走出医院了,她走到外面看到莫释北站在外面,她眼眸沉了一下,才发现他站在妇产科前面。

想来是送莫楚昕的吧步伐有几分迟疑?

可真是恩爱。

她不屑的冷笑,仰起下巴,高傲的离去。

而身后的莫释北看的她目光深沉。

回到住所,莫官妡一如既往的冲上来,担忧的看着她,“怎么样?你和大哥离婚了么?”
“他同意了。”

“什么?!”

不止莫官妡,整个房间内的人都惊讶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呀……干嘛为了那还女人这样……”

苏慕容无所谓的摇摇头,“其实矛盾一直都有,今天只是个宣泄口而已。”

“什么宣泄口,不就是一个小三插足么?”莫官妡看她一副释然的样子,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她忍不住抱紧她,“慕容,你别怕,大哥肯定没有背叛你,他那么爱你,怎么会和别的女人好上,而且他也没亲口承认对不对?”

苏慕容笑着摇摇头,“这些无所谓了……我只是有些累了……你说他那么爱我,但你知道么?他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

她笑着推开她,然后失神的往里面走去,莫官妡见了连忙跟上去,拉着她的手臂道,“慕容你别这样,难过的话哭出来就好了,女人哭没什么丢脸的,你这个样子让人很担心……”

她还是摇摇头,“我为什么哭?做错事的又不是我,而且我苏慕容也不是没人要对不对?”

“你别这样……”

莫官妡看着她那你的脸也擦伤了个样子,自己忍不住掉眼泪了,抱着她抽泣道,“你想哭就哭嘛……”

苏慕容有些惊讶的看着她,“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莫杰森看她们两个人,站起来道,“好了,你们也别搞谁先哭了,慕容你先别上去,在下面待一会好了。”

莫官妡说着擦了擦眼泪,拉着她走到一旁,抽噎道,“慕容你别伤心……不难过……”

“好了好了。”莫杰森温柔的揉了揉莫官妡的头发,“你看你跑去安慰别人,放倒把自己弄哭了,没见过你这种安慰法。”

抽噎了几下,她情绪缓过来,握着苏慕容的手,傻乎乎的笑道,“对不起……我刚才情绪有点不好……”

“不怪你。”

苏慕容淡然的看了她一眼,又扭头自己发呆,慢慢的眼眶突然红了,她抽了抽鼻子,伸手揉了揉泛红的眼睛,搞高质量、高附加值的产品仰头靠在沙发上,不停的眨眼睛。

莫权看着她,伸手抽出几张纸巾扔到她脸上,“这样做根本就不会止住眼泪,还不如直接擦掉。”

莫官妡见了,连忙抱住她,也不再说什么,过了几分钟后,她推开她,拿着纸巾擦了擦眼睛,然后无所谓的笑道,“刚才就是眼睛进沙了,现在好一点。”

说着她就局促的站起来,“我有些累了,想上去休息。”

“好的说着她就往里面走,莫官妡想跟上去,却被莫权抓住。

“哥,你干嘛啊?”

莫官妡不悦的想挣脱开来,结果他拽的更紧,等他松开后,她抬眼望去,发现她人已经上去了。

苏慕容匆匆跑进房间,看着这个曾经她和莫释北一起生活的地方,她每月五百法郎感到空气里都有他浓烈的味道,眼睛又进沙子了,她走进卧室扑到床上,眼泪就涌出来了。

晚上莫释北悄悄走进来的时候,看到苏慕容衣服也没换被子也没盖的就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连滚带爬的跋涉趴在床上,皱了皱眉,将她翻过来,却看到被子上有一摊水渍,眼眸沉了一下,他伸手摸了摸她湿润的脸颊,心如绞痛。

她为他哭了,算不算也是一种在意?

他是不会和她她善良、本份、聪明、能干、自强、自尊、自爱……她哪里不好嘛?”烤鸭妈妈对儿子摆摆手说:“别、别、别说了离婚的,半个月后,他会告诉她真相,那时如果她还不原她要细细端量谅他,他也不会放手。

莫释北眼眸沉了一下,没有过多的停留就走出去。<米东杰准备了一笔钱br />
第二天早上苏慕容是被莫官妡喊醒的她翻身,发现自己换了衣服,而且被子也盖上了,她一胡同里黑糊糊惊,坐起来。

“莫释北?”

习惯性的喊出这个名字,得到的却是空气的寂静。

自嘲的笑了笑,她现在怎么弄的跟失恋一样?

“慕容,你醒了没?不会出事了吧?”莫官妡还在不停的敲门,音量也跟着提高了。

苏慕容有些烦躁的扬声道,“我马上就出来便有些心急了。”

匆匆忙忙的洗漱后,她打开门,看到外面站着一堆外国人,她愣了一下,这时莫官妡冲到她面前笑道,“惊喜吧?这些就是皮慕尔的医生。”

“怎么那么早,你们等了多久?”

苏慕容看着那些医生每个都提着几个大箱子,一时觉得愧意不去,她打开门,“你们进去吧。”

“Ms苏,Examen”为首的那位老医生拖着一个大箱子走进去,进去之前还说了句客套话。

苏慕容摇摇头,问莫官妡,“他们不会中文?”

她点点头,“好像是的……不带了几位翻译过来。”

苏慕容皱了皱眉,走进去,一位棕色头发微胖的男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睛,“hello,”

苏慕容笑着点头。

一旁的翻译男依次介绍道,“这位是托尼,杰克陈,黛山教授和茱莉娅护士。”

苏慕容点点头,黛山教授让她坐在那边的椅子上,先在这里做一个全身检查。

全身检查?

苏慕容一惊连忙道,“我已经做过很多次了,你们可以直接去医院提取信息就好。”

黛山教授听了,皱了皱眉,“我们需要自己的数据,这样更详细!”
<婴儿得到输血后br />苏慕容看他那么坚持,欲言又止的样子,她也坚持道,“我不想再做检查了!你们竟然是那么厉害的医生,不会根据我的报告来就医吗?”

莫官妡扯了扯她,低声道,“你这不是无理取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