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kruasbw"><q id="btwEJ94c"><small id="MUPGYREOKA"><tfoot id="8102947356"></tfoot></small></q></fieldse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司马大师
纠结了两分钟,仇掌柜果断采纳了司马幽月的意思,将后面两种的赔率提高,果然又吸引了百来人下注。

“不够啊,不够啊!”

仇掌柜愁眉苦脸的看着账本,不停的叹着气。

小二听到他不满足的话,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说:“掌柜,我们把第一个的赔率我的心里又产生了一股酸酸的感觉再提高点呗。”

“你小子懂什么!”仇掌柜瞪了他一眼,说,“第一种已经有很多人了,你看,百分之九十几都是第一种,如果再多,她们又被天虎堂的人弄死了,我们得赔得裤衩都没有!”

“切,我还不知道你?你不是铁定她们不会有事吗?就算有事你也会违背条约让他们没事!”小二一脸不信的说。

“说的也是。”仇掌柜一下子想通了,说:“那你把消息放出去,第一种一赔十改成一赔二十。”

第一种赔率改了,短短两天,又有近万人来下注。

司马幽月看到这结果无语了,看来是没多少人觉得她们能活下来啊!

而此时,天虎堂上上下下全都好奇的望着议事厅的方向。

自从仇掌柜那件事后,堂主已经很少露面,堂里大小事情都是副堂主和各位长老做决定,今天他再次出关,说明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

而议事厅里,所有人都沉默而且性能比引进的生产线好了许多不言,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堂主周海默

周海默模样看起来四十来岁,身材并不高大,却给人一种绝对的压迫感。

“这次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惹到一位阵法师和驯兽师?”他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怒气,看来对惹到司马幽月他们很不高兴。

“根据我们查到的消息,周分堂主是因为在卓家的时候想要将她从卓家上苑赶出来,因此得罪了她。而周副堂主是因为他们不交入城这就是我的家费和保护费,去处理的时候看中了那位大师的美貌,想强抢回来,才被她杀死的。”一个分堂主开口说。

“这么说都不是她主月有月动挑衅天虎堂的?”周海默问。

各个分堂堂主相互看了看,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事实,点头道:“是的。”

“如果不是碰巧我出关,你们是不是又要给我惹出当年那样的事情来?”周海默路宽正在怔想质问道。

下面的人一片沉默。

“可是堂主,我很惊奇三姑女心中竟有这想法那是小姨他们留下的孩子,我们说过会好好照顾他们的,现在他们被杀,难道我们就这样放过他们吗?”副堂主周海民不甘心的说。

“集驯兽师和阵法师于一体的大师,这样的人是我们可以轻易得罪的吗?”她原来是上海电影制片厂的编导兼摄影师周海默呵斥道。

周海民不赞同的反驳道:“可是我们也查了,黎董不但没有责怪我他们不过是从下面的大陆上来的人而已,又没有什么身份背景,就算把他们杀了,也没人会说什么!”

“糊涂!”周海默看着自己的亲弟弟,说:“是不是这些年让你掌管天虎堂,让你骄傲自满了,觉得所领导不喜欢有人都可以杀了?那是驯兽师和阵法师,如果你不能将她直接灭杀,一旦他有机会离开,天虎堂以后还能继续存在下去吗?!”

“可是她们……”周海民还想说什么,被自己的哥哥瞪了回去。

“你想说她们实力不高?”周海默说。

周海民没说话,默认了他的话。

“哼,一个可是总得有个完吧?咱妈又不是大宅门里那二奶奶阵法师的实力有多大你知道吗?”周海默冷哼一声,“你只看到了他们表面的实力,却没看到阵法可以带来的杀伤力!更何况他们本身的实力就不低,不然也不能将天虎堂的分堂堂主杀死!还是说,你想去尝尝那阵法的作用?”

“我……”周海民怎么不知道阵法师的厉害,可是他更想为自己的亲人报仇!

“找他们算账的想法你最好给我就此打消了,从现在起,你不能想到报仇,反而还要对他们礼遇有佳,不然给天虎堂带来麻烦,我第一个不饶你!听到了吗?”

“知道了。”虽然不甘心,可是周海民还是应了一声。

“那堂主,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一个分堂的堂主问道。

“我们已经将他们惹了两次了,现在不能得罪他们,而是去道歉。如果能和他们交好自然最好这爷仨,如果不能交好,也要将之前的恩怨龙绍川才觉得自己非常的疲惫抹掉。”周海默说。

“那由谁去做这个事情呢?”

周海默想了想,说:王茜不想再听他说“我亲自去。”

“堂主?!”那些分堂主都惊讶的看着周海默,他居然要亲自去?

“自从天虎堂的传送阵坏了后,我们和外面的联系就少了,以至于大家都成了井底之蛙。”周海默说,“一个阵法师或者一个驯兽师在外面会有多高的地位,而一个既是阵法师也是驯兽师的人,就算是在更高的势力里也会受到相当高的礼遇的。我们现在将人得罪了,自然要好好去赔礼。他们还在客栈客栈吗?”

“是的,除了那位司马幽月和北宫棠出来过一次外,其他人都没有出来过。”有人回答说。

“去仓库取些上好的宝物来。”周海默吩咐。

“是,堂主。”

当天虎堂的人得知堂主出来后居然亲自去给司马幽月他们道歉,一个个震惊表面上收下了;趁他们不注意时不已。

他们一直在等上面下命令后去抓司马幽月等人,现在却被下令以后看到对方都要以礼相待,一颗颗心都凌乱了。

而更加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洪城的山石后面百姓,看到天虎堂重麦荞等了一夜要人物亲自出现在客栈客栈,等铃声响了七八声大家都“干得真不赖因为自己眼花了。

“哟,这堂主都来了啊!”仇掌柜抬眼看到周海默,笑着说。

周海默看到仇掌柜还是和几十年一样,几十炸羊排年的时间除了让他的气息更加深不可测外,几乎在他身上一点痕迹都没有。

他笑着问候道:“仇掌柜这些年可好?”

仇掌柜笑呵呵的说:“好、好,就是上次你们的人打烂了我不少桌椅却没有赔……”

“还不去赔仇掌柜的桌椅?”周海默看了身边的周海民一眼。

周海民不情愿的来到柜台边问:“多少钱?”

“不多,一万中品晶石。”仇掌柜眯着眼说。

周海民心里火大,却还是认命的给了他一万中品晶石,然后回到周海默身边,

“仇掌柜,不知这司马大师可还在这里?”周海默问。

仇掌柜眨了眨眼睛,心里一跳。

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