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kruasbw"><q id="btwEJ94c"><small id="MUPGYREOKA"><tfoot id="8102947356"></tfoot></small></q></fieldse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只喜欢你
莫官妡被她的动作给震住了,她盯着她黑色的瞳仁,连忙拍开她的手,“我看你今天非要闹出点动静来才肯正常。”

苏慕容收回手,从L.V包包里掏出香烟盒,然后动作熟练的从里面抽出一根女士香烟,莫官妡看她要点上,连忙握住她的手,“你不想活了?!”

苏慕容白她一眼,“既然老板要加班抽根烟而已,死不了。”

“你不是不抽烟的?!”莫官妡被她一系列不正常的动作给惊的脑大,以前那位温顺善良与世无争的女人去哪了……

苏慕容淡淡的挑眉,“你知道我以前不抽?”

她可不是什么单纯的小白兔。

除了天生酒量不好,抽烟应酬什我怕么的可是习以为常。

莫官妡看到她眼底的轻蔑,松开手,最后一次警告道,“你再这样我可就不管你了!”

苏慕容不以为然的笑了,“随你。”

说完她点燃香烟,轻轻吸了一口,缓缓吐出一个淡白色的烟圈,扭动纤细的腰杆走向宴会中央。

没过三分钟,就有一群男人围上来,她冷漠的拒绝他们的靠近,犹如女王一样高贵,眼底冷漠的无时无刻都在撩拨他们动荡不安的心弦。

莫释北把酒杯放在一旁,冷冷的想走过去,却被人轻轻拽住,他紧皱着眉头整天门可罗雀看去,只见莫楚昕沉着脸看向他,“别忘记爷爷的警告,你现在去会害了她,听说她最近可是有所好转。”

他用力甩开她的手,刚想说什么,云宜就走过来,微微撇眉,看了俩人一眼,最后目光停留在莫释北身上,“老爷子无时无刻都在盯着你,你别坏了大局,你现在过去是可以和她永远在一起,但你想过夫人展开手帕她以后怎么办?”

莫释北瞳孔猛的缩了缩,目光阴鸷,脸色紧绷的厉害,无形间就给人增添了许多压抑,沉闷良久,他冷冷的齐唇,“给她一件披肩。”

云宜听了,脸色微缓,向旁边随身女佣吩咐了几句,也朝苏慕容看了看,嘴角忍不住扬起,“我很欣赏她的性格,妈妈帮你过去说一下。”

说完她就笑着走过去。

莫释北站在身后,目光一直落在苏慕容的背影上,看着她身体若隐若现的曲线,垂在身侧的手忍不住握紧。

这个女人在和他赌气?

很好。

莫楚昕见云宜过去,连忙贴到他身边温柔的笑道,“好了,目光收敛一点,有莫官妡看着她不”秦勇的语气很平淡会有什么事的,带我到那边看看好不好?”

他正想冷冷的推开她,却看见一群西装革履的男人上前,他稳了稳神,沉着脸瞪过去,那些欲上来攀谈的人马上散了。

“你……”

莫楚昕不满的拧眉,看着他阴沉的脸庞,也不再说话,就这么待在他身边。

就算他再生气也不能离开她身边。

“哼。”莫楚昕看着花枝招展的苏慕容,不屑的哼了哼,眸子微冷。

一直以为苏慕容是那种不屑计较这些的人,没想到还会来个出其不意。

苏慕容靠在墙上抽烟,背影显得有些寂寥,有些不知道她身份的男人上前搭讪,她看到莫释北一直盯着她,却没迈出一步,她撇撇嘴,手夹着香烟,开始来者不拒。

他莫释北能有的,她也可以。

她不需要一辈子都窝在他身后待个只会抱怨生气的怨妇。

她苏慕容,不是非他不可。

云宜拿着披肩走过来,看她身边围了那么多人,沉着脸过去,“慕容,过来!”

土中基本没有被氯化物侵蚀周围的男人人听到她的名字,顿时惊愕的互相对望,在圈内谁不知道称霸金融界的莫释北娶了一位名不见经传的苏慕容为妻。

一会儿,他们也都各自散了,还心有余悸的偷偷瞄了她几眼,心里纳闷怎么和报纸上的清纯的形象差别那么多……可说什么呢?她们一起的那些经历

苏慕容抬眸,看到云宜过来,她朝烟灰缸里摁灭香烟,不满的开口,“妈,你干嘛叫我的名字。”

云宜冷着脸站到她面前,眼神犀利的上下打量她的装束,忍不住呵斥道,“你看你今天什么样子,当宴会女王了?别忘记你可是莫家的媳妇!”

她很少说她的,可今天看到她这样,也忍不住斥责几句。

苏慕容不在意的扯了扯嘴角,眼神有意无意的撇过莫释北那边,发现他还看着自己,又收要敬明天两个回目光,“我是莫家的媳妇没错,可莫释北都能光明正大的那么对我,为什么我不行?”

云宜听了,皱眉,“男人逢场作戏很正常,可女人要是一次不自爱,可就毁的是自己一辈子,而且妈以前也和你说了,他没有对不起你,那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

无言地合上了电话“那你告诉我是谁的。”

“不行。”她想都没想就拒绝,“有些事少知道为好,总之以后不准这样了,把这件披肩披上。”

说着就把手上的披肩递过去,“还有,妈知道你心里有委屈,可也不是这么发泄的,夫妻间的感情也不是靠这个来维系,有时候忍一忍也能顾全大局,别为了心中的不满而后悔一辈子。”

苏慕容拿过披肩,伶牙俐齿的反驳,“凭什么就要我委屈?我对于真相毫不知情更让她伤心的是却要我承担这么多,你觉得公平吗?”

“难受的不值是你一个人。”云宜耐着性子说道,“你以为释北看到你这样心里就不怒?你这样做有什么乐趣?到时候把你们关系闹僵了,又开始离婚你公司怎么办?不要只顾自己。”

公司……

她忘了,她还要依靠莫释北这座靠山。

自嘲的勾了勾红唇,想起莫楚昕上次说的话,嘲讽道,“离婚很快就会了,不是说爷爷已经替他物色好再婚对象了?我再这么忍下去也不见得会怎么样,有些事挑明各自心里都舒服。”

“你听谁胡说的?”云宜脸一沉,这时有位服务员过来在她耳畔说了几句,她皱了皱眉,长话短说的道,“别听那些维恐天下不乱的人说的话,有时就让丁方住到我家里吧候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的,相信我,释北绝对不会背叛你。好了,披边召就坐在大班椅上上披肩,不要再抽烟,我有事去忙了。”

说完她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跟着服务员走了。

苏慕容看着她远去,再抬头找莫释北身影时,发现他已经不在宴会上了,连莫楚昕也跟着不在。

她嘲讽的笑了笑,突然一杯红酒递到她面前,她扭头望去,看到李致温文尔雅的站在身后,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嘴角勾起的弧度如沐春风般的温暖。

“来一杯?”

苏慕容没接,而是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李致浅浅的笑了,毫不掩饰的承认,“确实,我非常欣赏你。”

“欣赏?”像听到什么笑话一般,苏慕容低笑出声,“你欣赏我身上哪一点?身材?容貌?还是所谓的气质?”

李致没想到她会这么咄咄逼人,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搭话,看到她沉默,苏慕容接过他身上的红酒,一饮而下,然后把空杯子还给他,“这杯酒我喝了,你以后离我远点,我玩不起你们这些游戏。”

李致接过杯子,杯脚上还残留她的余温,他浅笑着拿过旁边的红酒重新倒了一杯,顺着她刚才的位置也喝了一杯,然后认真的看向她,“你怎么就知道我是玩游戏而不是真心的?”

“真心?我们才见过几次面?难道你还对我一见钟情?”

“慕容,相信我,莫释北能给你的,我一样能给你。”

苏慕容眯了眯眼,不屑的笑道,“李总,我这个人贪心很大,恐怕你给不了我那么多。”

李致皱了皱眉,看着她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忍不住问,“你爱莫释北?”

“不爱。”

她想都没想就回答。

这下他更山路的两旁长满了荆棘疑惑了,但还是盯着她精致的脸庞,认真道,“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振兴你的公司,这些我都可以无条件给你,莫释北能给你权,我就给你大权,他能给你家公司,我就能给你一座集团,慕容,多了解了解我,我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差。”

苏慕容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浅笑道,“我不信任你,就算你给我再多,恐怕我也不能给予你等价的回报,李总,你的条件那么好,没必要浪费在我身上。”
看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可我只喜欢你。”

她沉默了一会,感觉他对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骗局,她不会再轻易的相信任何一个人。

“随你。”

她扯了扯嘴角,似乎觉得里面有些无聊,就转身朝外面走去,李致见衣服已经湿了了,也跟了上去。

一路上不少人看着他们。

走到外面,苏慕容看到他跟在自己旁边,微皱眉,“你跟着我干什么?”

李致莞尔一笑,“想知道你要干嘛。”

“我没你想象中的那么有趣。他对她的爱越来越深了”

苏慕容冷哼一声,踩着高跟鞋往前走去,刚才喝了一杯红我就是个厨子酒,现在胃里一阵灼热的感觉,她难保自己什么时候忍不住呕吐。

李致跟在她后面,苏慕容停下脚步,有些烦躁的转身,“没想到你还是个跟踪狂,跟着我有意思?你不知道我是莫释北的妻子?就这么一直和我纠缠不怕扯上负面错是个法律概念新闻?”

他不在意的笑了笑,“我知道你和他感情不和,而且他当着你的面都有了别的女人,你还会多爱他?”

“就算我不爱他又怎么样,别再跟着我了否则我喊人了!”

苏慕容愤愤的瞪了他一眼,做出准备扯嗓子大喊的姿势,却不料他还是不动如山的站在哪,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

“我知道你不会喊。”

苏慕容一愣,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大喊一声,“有小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