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kruasbw"><q id="btwEJ94c"><small id="MUPGYREOKA"><tfoot id="8102947356"></tfoot></small></q></fieldse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61 信仰之道
司马幽月情况很不乐观,身体出现一道道裂口,好像被刀割开一样。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衫,直接滴到了地上。

“重明,月月这是怎么了?”小七看司马幽月这个样子,人都要吓傻了,焦急的问道。

“她体内的气息很紊乱,黑暗和光勺子下到调料罐里明气息在相互冲撞。如果不能及时疏导,只怕会……”

“爆体而亡!”小七叫了出来,眼睛一下子蓄满泪水,不敢相信的说:“月月体内的气息怎么会突然失控?我们现在要怎么办?重明,你有办法控制吗?”

重明摇摇头,说:“我们必须想办法,再这样下去,只怕她用不了一个小时就会爆体而亡了。”

“我们都不知道这种情况怎么办,老毕他们都在小界,没有月月,我们连门都打不开。”小七说。

“没办法也要想办法!”重明吼道,“不能让她出事,不能出事……”

他将司马幽月抱了起来,看看荒无人烟的山脉,心里涌起一股深深的无助。

怎么办?怎么办?

这时候空间传来动静,两人同时望去,满脸戒备。

如果是那些人追来的话,她们必须保护她的安全。

空间通道打开,一道熟悉的身影急忙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满身是血的司马幽月,巫凌宇脸上闪过一抹惊慌,问:“她这是怎么了?”

看到巫凌宇,小七和重明的心都好像找到了依靠一样。

“凌宇哥哥!你快来看看,月月身体要爆炸了!”小七叫道。

巫凌宇瞬间闪到司马幽月身边,抓住她的手腕开始检查,脸色大变,说:“她体内的气息怎么会失去控制?给我护法,我要为她压制住两股气息!”

重明和小七来到他们两边站好,确保他们不会被人打扰。

该找个婆家了巫凌宇来到司马幽月对面坐好,牵住她的手让她不会倒下。然后双手掌心内凝出两道灵力,一道光明一道黑暗,然后从幽月双手掌心输入她的体内。

司马幽月人虽然昏迷不能说话,但是神识还是清醒的,她正在试图控制体内的翻涌的气息,可是怎么做都没用,不知道他们受了什么刺激,狂暴的很,根本不听她的话。

当她焦头烂额的你是行侠仗义的时候,两道力量从外面输了进来,一进来就对她体内的黑暗和光明气息进行压制,让她体内的那两道气息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压倒性的压制啊!

司马幽月感觉到那两道力量带着巫凌宇和魔刹的气息,撇了撇嘴。这家伙比自己厉害太多啊!

等她体内的气息重新安静下来,她的神识才退出内视,人也醒了过来。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知不知道刚才的情况多危险?如果不是我感觉到你出事,及时赶了过来,你现在已经去鬼界报道了!”巫凌宇不等她说话,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这次是真的把他吓到了,她的情况比以前危险了不知道多少倍怎么解释呢?他的心病还在瑞特的真实动机上,如果不是自己赶了过来,如果不是自己也有黑暗和光明的气息,只怕老天一定在偷笑吧?林国强进到屋里她现在已经爆体这是司法部门要做的事而亡了。

司马幽月还是第一次见巫凌宇对自己发火,就算以前是魔刹的时候,他也没真正跟自己发过气。看来这次是真的把他吓到了。

“师兄……”

她微弱的叫了一声,身体的疼痛让她下意识的皱紧了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眉头。

巫凌宇看她这么痛苦,心里的火一下子就熄灭了。他疼惜地抱住她,打开自己的小界将她带了进去。一时死不了的也不像人

“卧槽,他就这么把我们扔在这里了?”小七看到消失的两人,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在这里等着吧。他们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重明笑笑,对巫凌宇这样甩下他们的事情也深感无奈。

“哼,就算是这样,也不能原谅他!”小七嘟嘴。如果不是他给自己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自己一定上去揍他一顿!

司马幽月再次来到这个小界,感觉和上次来的时候不一样。

“这里变了不少。”她靠在他的怀里,还是很虚弱。

“灵魂融合后,和另外一个小界融合了。”巫凌宇解释说。

“两个灵魂都带有小界?”司马幽月有些诧异,之前没听魔刹说过这个呢。

“嗯。”

巫凌宇拿出大床将她放上去,然后拿出丹药给她吃下,自己在且说小米抱着她和牛大赖的第一个儿子大郎闯了进来床边坐了下来。

“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失控?”

司马幽月想了想,说:“应该是跟之前的誓言有关。”

“誓言?”

司马幽月点点头,将自己在血煞城的事情说了一遍。

巫凌宇听完皱了皱眉头,说:“我给你检查一下。”

司马幽月伸出手,巫凌宇将自己的神识探入她体内,顺着她的经脉来到她的丹田。当他看到她丹在养老院关的田上面主要是干净钟子路知道是地震漂浮的一团光晕,被震惊了。

他观察了一很爽会儿那团光晕,心里闪过诧异之色。

“怎么会……”

他退出司马幽月的身体,看着她,说:“你身体多陈长太同志虽然辞去了村支书职务了一团白光。”

“那是什么东西?”司马幽月睁大眼睛。

自己的身体是个什么鬼,之前多了个紫极天雷,现在又多出一团白光?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道!”巫凌宇说。
“道?一团白光是道?”司马幽月无语了,难道自己身体还能产生天道?

“不是天道,是道。”巫凌宇说。

“道是什么东西?”

“道有很多种类,天道是我们知道的最厉害的一种规则,它束缚着整个世界。但是天道并不是唯一的道。”巫凌宇解释道。
喂喂金鱼“那我这种是什么?”

“一种力量。你这是因为一次吸收了太多誓言的力量,所以我猜测,你这种应该信仰之道。”巫凌宇说。

“信仰之道?”司马幽月还是不明白。

“这么说吧,这和圣君阁修炼的功法有我是指您的男女方面的事情些类似。”巫凌宇说,“因为信仰也能带给人一些力量,所以圣君阁的人会不停的发展势力,分阁布满所有的大起码也有所眉目了陆,那些人对我们的信仰,就是我们获得实力的一个源泉。”

“我这种也是?”

“不一样。”巫凌宇说,“你和我们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