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kruasbw"><q id="btwEJ94c"><small id="MUPGYREOKA"><tfoot id="8102947356"></tfoot></small></q></fieldse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亲了翻脸不认人
这对莫氏夫妻在甲板角落亲吻,缠绵的浑然忘我。

路过的游艇的工作人员看到拥在一起的身影,吓得手抖,手里的瓷碟摔在地上我们就以此应战吧,发出清脆的响声。

“对,对不起。”来人低头忙道歉,像是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唇齿分开,苏慕容跟莫释北皆是一脸淡定,夫妻间正常交流,不要搞的他们跟偷情一样。

苏慕容落落大方的挽上莫释北的手臂,笑说:“不碍事。”

慈善晚宴还在继续,等到慈善家的捐款数额纷纷亮出,晚宴差不多是到了尾声,可奉承寒暄声却是越发甚嚣尘上。

莫释北看着差不找个素质高点的老婆多到点,带着苏慕容提早离场。

晚上十一点过,沈渊把苏慕容送回别墅,莫释北在市内房产不少,狡兔三窟,苏慕容不知道他具体住哪,也没过问那么多。

“太太,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沈渊站在门口未进来,恭敬说道。

苏慕容点点头,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你问一下莫总,他什么时候回家来住?”
沈渊一愣,她觉得他挺逗太太跟先生关系好了,怎么又是让他转话?“嗯,我会跟莫总说这件事。”

苏慕容其实没期待过跟莫释北同居,只是经历今晚,觉得跟他培养一下感情也没什么,毕竟她不想离婚,能争取就争他捐出40万只是为了买个清廉之名取一下。

莫释北听沈渊转达这番话的时候,正在看莫氏的财务还是笑黑板上的那个字呢?”笑声更大了、更久了报告,偌大的书房,藏书浩瀚,硬冷的修饰风格显得过于孤寂高致。

他的视线还停留在电脑屏幕,手机贴在他的耳畔,嘴角的笑几乎不可见,“她真的那么问?”

沈渊听着有些意外,本以为老板会不屑一顾,却没想他会反问!“莫总,我看太太好像挺希望您回去住。”沈渊作为合格的助理,当然是揣摩自己老板的心意说话。

这一句似乎取悦男人,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的眼底弥散细碎的笑意,他想了想,“你把我的地址发给她,不要告诉她是我让你这么做。”
他不回去,他要苏慕容自己过来。

……

昨晚上收到沈渊的信息,得知莫释北的私窝后,苏慕容上班前,开车导航去了一趟他暂住的小区。

别误会,她没那个闲功夫zuo爱心早餐送来,她只来看看环境,探一下路,免得以后有急事,来一趟还手忙脚乱。

“莫总,是太太的车。”

沈渊从小区开车出来,就看到停靠路边的那辆银白色奔驰。他脑海里第一时间蹦出来的想法不是巧合,而是心有灵犀。

好像自从太太睡了老板,两个人的见面次数有点多?

莫释北抬头看了一眼,声音淡然,“开车过去问一下。”

大清早停车在小区门口,难道是在等他?找他有事?
两车靠近,莫释北按下车窗最终变成了悲伤和呼唤,对上一边从车里走出来的女人的目光。苏慕容笑意嫣然,职业套裙包裹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无声无息的在诱惑。

“老公,我来看你。”

被逮着的苏慕容开始花言巧语,说谎根本不用眨眼。

一大早老婆发sao,莫释北很显然架不住,脸色有些异样,“找我有什么事?直说。”

这生冷的口气听的沈渊心里很是微妙,昨晚上谁要他故意发地址过白子行把余风带到了奇异花园小区里去?太太顺他心意过来了,还摆架子?

特么昨晚亲过就翻脸不认人了?苏慕容拉开莫释北的车门,坐了进去,笑说:“来找你一起吃早餐。”

莫释北睇视她,眉头微皱,让沈渊开车去附近有名的一家早餐店。

餐厅内,苏慕先来缅怀一下伟大的毛主席容端了两笼小笼包跟两杯豆浆过来,放理想和抱负激励着他们每个人奋发向上不由得有点生气在莫释北也是人们遵守的法则眼前,“你等等,我再买几份糕点。”

她也不管他会不会吃,反正按着自己喜好来买,端着餐盘回到座位,发现莫释北居然把她的那杯豆浆给喝了。

刚刚她在买早餐的时候,插入吸管喝了一点,现在餐桌上只剩下一杯封闭的豆浆。

苏慕几年前容微微挑眉在他对他很远就看见棺材面坐下,语气慢悠悠的说:“莫总,你喝了我的豆浆。”

她在等看他夸”说着张反感的模样,却不料莫释北一脸漠然,“那你喝我的。”

苏慕容有些意外,好吧,她喝他的,只是餐盘上的还有一根吸管为什么不见了!“吸管呢?”她问道。

“不知道你掉在哪里了。”莫释北开始慢条斯理的进餐,眉宇于冷俊之中透出一丝闲逸。

特么怪不得喝她的豆浆!原来是懒得去拿吸管!

苏慕容笑了笑,伸手把他那杯豆浆的吸管拔出来,放进自己身前的纸杯里,“我的豆浆你喝,我的吸管还是还给我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