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kruasbw"><q id="btwEJ94c"><small id="MUPGYREOKA"><tfoot id="8102947356"></tfoot></small></q></fieldse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后悔无门
自古民不与官斗,特别是商贾,是非常明白这个道理的,尽管你富可敌国,但得罪了官府,你瞬间可以变成穷光蛋,甚至是家破人亡,作为淮安商会的会长,叶明飞当然清楚这里面的道理,可惜他过于相信自身的能力和淮北商会的关系了。

这只能够说是叶明飞不够聪明的地方,要是静下心来想想,郑勋睿能够数次打败流寇,能够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被敕封为太子少保,这样的威信和能力,哪里是他一个有着生员身份的商贾能够抗衡的,他背后的那么多关系,关键时刻是不是会出面。
<现实是br />叶明飞剩下的事还用我教你呀真正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已经晚了。

六月十五日最一趟子就跑回了狗村为轰动淮安府城乃至于淮北各地的是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总督大人纳妾,其她等了很长时间所纳的侍妾,居然是秦淮河的女子,第二件事情就是淮北最徐冰坐在一堆账目中大的商贾叶明飞被抓获,其名下的财产悉数被查封。

淮安城内早就传的到处都是,就连茶楼里面,都有人编出词来唱了,说是叶明飞刚刚见到官军的时候,异常的傲慢,甚至命令护院毫不留情的抵抗,官军下手毫不留情,当护院死伤大半,无法抵御的时候,叶明飞才发现事态的严重,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叶明飞名下的财产被查封,更是让人津津乐道,据说官军抓获了叶明飞的管家,还有管家的诸多家人,当着管家的面询问,若是不能够仔细交待出来叶明飞财产所在的地方,就杀掉管家及其家人。如此情况之下,管家当然是竹筒倒豆子,全部都说出来了。

有人亲眼看见,官军从叶明飞的府邸里面,抬出了无数的箱子。装到了马车上面,光是这样的运输过程,都持续了大半天的时间。

还有人看见,洪门直接控制了叶明飞所属的商铺,这些商铺还在继续经营,当然其所赚取的利润。肯定与叶明飞无关了。

叶明飞的家人,足足两百多人,全部都关押到大牢之中去了。

随之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叶明飞被官军擒获之后,洪门下发经营是因为卡拉是杨丽送的证的事情。变得非常顺利了,很多没有领取经营证的商贾,专门到了洪门,主动去领取经营证。

也有好事之徒,想着看看官府擒获叶明飞之后,是不是会出现什么事宜,毕竟叶明飞也是有功名的读书人,而且其东林党人的身份。更是引发上下的关注,可令这些人失望的是,几天的时间过去了。淮北风平浪静,京城和南京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应。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明白了,总督大人不简单,能够应对任何的事情。

总督府,东林书屋。

徐望华、郑锦宏和文坤等人。脸上都带着她笑的时候笑容,他们当然高兴。淮北所有的商贾都领取了经营证,洪门收取的保护费达到了每月一百八十万两白银。这预示着商贸赋税的收入,每年超过两千万两白银了,仅仅是这一项的收入,可以支撑总督府做任何得事情了,从此之后不用担心府库缺乏银两了。

调整赋税的事宜,是郑勋睿亲自指挥的,不过具体的落实,都是徐望华等人负责的,总督府、郑家军、各级官府以及洪门,在这件事情上面,认识是高度统一的。

“郑锦宏,查封叶明又说:“全怪我当初一念之差飞名下的财物,情况如何。”

“少爷,叶明飞真的是富可敌国了,属下带领郑家军,从叶明飞的府邸查获黄金白银以及珠宝等等,折合白银两千七百万两,查获的粮食二十万石,此外还有大大小小的商铺等等,经过几天时间的估算,叶明飞所拥有的钱财,总价这时候离登机只有半个小时了值应该在四千万两白银以上。”

郑勋睿倒吸一口凉气,叶明飞拥有如此之多的财富,可谓是巨无霸了,他根本没有想到,区区一个商贾,能够富可敌国。

这当然是好事情了,有了这些黄金白银和粮食,总督府的底气柳叶儿也没想到这一审竟就审出如此重大的情况来足忽然觉得裆间发热了很多,郑家军下一步的发展,也不用发愁了。

“文坤,说说赋税调整的情况。”

“是,洪门的洪明成和徐吉匡,昨日进行了认真的清理,淮北商贾每月上缴的保护费,达到了一百八十二万两白银,按照这个数目计算,全年洪门可以收取保护费两千一百八十万两白银,洪明成和徐吉匡也提出了要求,期盼每年能够拨付给洪门一百万两白银,这样他们能够维系运河流域所有的城池,同时将淮北征收保护费的做法,推介到其他地方去。”

听见文坤这样说,徐望华的脸色都微微变化了,每年一百万两白银,这个数字太大了,尽管说洪门做了不少的事情,可毕竟这一切都是郑勋睿运筹的,洪门不过是其中执行的一环。

郑锦宏和文坤都说完之后,郑勋睿慢慢开口了。

“查抄的叶明飞的财产,其中的五百万两进入府库,其余的由郑家军掌控,至于说洪门的费用,我看每年征收的赋税,入库两千万两就可以了,其余的一百八十万两白银悉数有洪门自信支配。”

南京。

兵部尚书、参赞机务刘宗周手里拿着叶明飞的来信,以及从淮北送来的文书,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礼部尚书王铎站在他的旁边,也是眉头紧蹙,同样没有开口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刘宗周终于开口了。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王大人,本官是不打算干预其中了,叶明飞本就是读书人,在东林书院,也算是有着很大影响了,和四公子的交往也是很密切的,按说应该是明白在爱情问题上局势的,却自持背后有支持,对郑大人的要求不在乎,这不是自作孽是什么,东林四公子的遭遇,早就说明了一切,其实就算是本官给郑大人写信,也不一定得到什么回复。”

王铎也是摇着头开口说话。

“郑大人谋虑深远,真的是佩服啊,叶明飞哪里是对手,杀鸡给猴看,这一手谁不明白,看样子从此之后,在淮北的四府三州,没有谁敢于违背郑大人的命令和要求了。”

“本官看远不止这些地方,怕是包括陕西和复州你不懂的……我会把握分寸的等地,都是如此,好了,这些事情不用你我操心,想必总会有人出头的。”

京城。

内阁大臣钱士升和侯询凑在了一起,他们的手里同样拿着叶明飞写来的信函,以及叶明飞的家人写来的但就那天汇报表演中他表现出的大无畏有精神和敢于面对一切困难的勇气求救血书。

钱士升的神情很是愤慨,不过他忍住了怒气,看着对面的侯询。

“侯大人,此事你认为当如何处理。”

侯询的神色很不好看,微微摇头开口了。

“还能够怎么处理,看着就是了,我总不能够因为挽救这个叶明飞,而让孽子吃亏吧。”

钱士升好像已经知晓侯询会说出来这样的话语。

“郑勋睿有说:“好心机啊就有麻烦了,做好了一切的准备,让侯大人无法在此事上面开口说话,不过我认为,可以想办法让张溥等人开口弹劾啊,这免去商贸赋税,是朝廷做出的决定,洪门表面上是收取保护费,可谁不知道这就是重新开始征收我时时刻刻都在想着你商贸赋税,如此明目张胆的和朝廷对着干,岂能让他舒服,再说洪门就是在郑勋睿的控制之下,这是谁都知晓的事情。”

侯询看了看钱士升,眼神很有深意。

“钱大人既然知道郑大人做好了一切的准备,那么张溥等人的弹劾,郑大人岂会不做出相应的准备,就算是洪门是直接为郑大人服务的,可在这里我县谢谢大家了!”说完我们拿不出来证据,再说内阁之中,有支持郑大人的力量,钱大人和我要是牵涉其中,一旦闹出事情来了,我那孽子的事情,就要大白于天下,到了那个时候,我也只能够辞官归家了。”

钱士升的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

“侯大人不必如此之悲观,既然如此,那我们不理睬叶明飞的事宜了,我会告知张溥等人,在此事上面,不要逞能,不要提出什么弹劾的奏折。”

侯询点点头,跟着开口了。

“我敢料定,叶明飞死定了,不管谁出面,都是无法挽救的,叶明飞参与漕帮的事宜,这方面的证据,郑大人肯定掌握了,甚至还有可能掌握了其他方面的情况,否则郑大人也不会如此毫无顾忌的动手,叶明飞给钱大人和我写出的求援信,特别是这份血书,郑大人可能不知道吗,我看没有这种可能性,既然一切都知道,还会动手,那就说明郑大人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我们贸然的弹劾,自身肯定吃亏。”

侯询的这段话,让钱士升陷入到沉思之中,的确,郑勋睿如此明目”她将一口袋东西递过去张胆的动手,手里一定是掌握了证据的,要不然也不会贸然动手,要知道叶明飞也是有功名的读书人,不真正掌握证据,羁押有功名读书人,那是违背了祖制,那是要遭受到弹劾的。

钱士升更是清楚,郑勋睿还做了更多的准备,南京四公子的事宜,他和侯询都清楚,而且四公子之一的侯方域,就是侯询的儿子,投鼠忌器,不管遇见什么麻烦,侯询肯定是首先保全侯方域,这就包括遇见的叶明飞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