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kruasbw"><q id="btwEJ94c"><small id="MUPGYREOKA"><tfoot id="8102947356"></tfoot></small></q></fieldse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难缠的主儿
苏慕容点了点头,她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这次赶到莫氏,她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

“二夫人,你别送了,就把我停在路边,待会儿赵律师会从这儿过。”到了十字路口,苏慕容忽然叫停。

莫奈儿自然也知道苏慕容是什么意思,当下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

等苏慕容下车之后,莫奈儿又摇下车窗,探出头对苏慕容说道:“慕容,这段时又介绍道间你也小心一点,李家那位只怕也不得安闲。”

苏慕容点了点头,眼里倒是多了一份无所畏惧。

接着她又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笑着说道:“那就谢谢啦。”

莫奈儿没走多久,赵律师的车也到了。

一上车,苏慕容便笑着说道:“赵律师,这次真的是多亏有了你,要不然今天的官司准时输定了。”

“夫人谬赞了,事实胜于雄辩。”赵律师谦逊地说道,不过那眉眼间的笑意,还是很快就被苏慕容给捕捉到了。

苏慕容自然也没有猜穿,而是简单地询问了一下,法院后来的事情,以免莫释北跟自己询问起来的时候,自己无法作答。

“一切都和夫人之前预料的差不多,并没有太多的偏颇,那宋易熙虽然有些不服,但他旁边的王律师是个明事儿的,知道这事情无法翻盘,象征性地说了几句之后,也就没有后文了。”赵律师容光焕发地说道。

苏慕容想了想,也是。

那个王律师既然能打朱瘪嘴找二赖头是在一天晚饭后赢那么多官司,虽然人品是差了一点的,但那嘴巴的辩才应该也不差!

知道见好就收他怎么也不相信,对宋易熙来说,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苏慕容将身体微微地靠在了沙发上,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大快人心之余,还是觉得有些后怕。

“宋易而是接待我们的一名华人女总经理熙那边,会不会保释?”

苏慕容忽然想到这个严肃的问题,要真的这样了,那她这伤也算是白费了。

赵律师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苏慕容的,她的手臂虽然被挡住了,可是现如今各方舆论都是这么重,莫释北早晚有一天会知道的。

“夫人,我看这件事情……”赵律师有些犹豫地说道。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我就是苏格兰人被苏慕容打断了,而后说道:“赵律师,你放心,这件事情我自然会跟莫总说的,你不用担心。”

赵律师听罢,也只能点了点头,可心里依旧有些放心不下。

这件事情,说到底也有自己的责任,幸好苏慕容没有太大的问题,要不然只怕自己的这份工作都保不住了。

苏慕容心里却是在想,莫释北要是真的知道自己和宋易熙交手了,只怕又会没完没了。

可正如赵律师所说,现在各方信息四通八达,莫释北想要知道压根不难。

而且宋易熙入狱的事情,肯定是瞒不住的。

莫释北随便一问,肯定就问出结果了。

这样一想,苏慕容也不禁皱起了眉头,心中十分苦恼。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这样一来把铁铲升举起来那里还有大块淤青,正是疼的时候。

“赵律师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办公室?”下车之后,苏慕容又问道。

赵律师摆了摆手,说道:“莫总约了我明日早上面谈,今天我就不过去打扰了。”

苏慕容也正好是这意思,当下便笑着点了点头,再次感谢说道:“赵律师今天辛苦了。”

苏慕容刚走到总裁办公室外面,就看到新来的助理付城似乎有些忧虑地在外面踱步,一看到苏慕容过来了,连忙小跑着迎了过来。

“夫人,您怎么来了。”付城满脸都是笑容不向她们炫耀太他妈可惜了,可那笑容看在苏慕容眼里,却是十分勉强。

苏慕容感觉有些不妙,微微皱眉,眼神朝总裁办公室的方向瞟了瞟,随后问道:“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夫人,总裁正在里面开会,要不我先送您回去吧。”付城笑嘻嘻地敷衍着说道。

付城虽然刚来几天,但苏慕容也和他有过几次短暂的接触。

这个家伙,虽然和沈渊年纪差不多,相比于沈渊的冰冷稳重,付城就显得爱笑多了,任何时候看到了苏慕容,那眼角的笑容都能挤死蚊子。

当下苏慕容也是直接板起了脸,一脸严肃地说道:“付城,你要不告诉我,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么别拦我,让我直接进去!”

“夫人,你这不是为难我嘛。”付城一脸的尴尬。

到最后,付城竟然还嘟起了嘴巴,一副撒娇卖萌的样子。

苏慕容顿时指扶自己的额头,这完全是和沈渊不用的类型,话锋转变的太快,让她都有一又是一个日场赛马日到来时种无从招架的感觉。

“好,付城,我不为难你,那我在这儿等着你们总裁开完会,我再进去,这总行了吧。”苏慕容算是败下阵来了。

这付城年纪虽小,看到人也是满脸笑容好说话的样子,可骨子里却是寸步不让,这种精明相比于沈渊之前的那种生硬,倒是让人容易接受了很多。

不过话又说过来,莫释北找的人,要是没有两把刷子,只怕也是混不下去了。

付城也是有些无可奈何,苏慕容直接伸出两只手,做手势打断了付城的话,“没什么好说的,我要么就在这儿坐着,要么我就直接进去。”

付城也一下子没招了,当下也直接默认了,并且还十分体贴的给苏慕容倒了一杯水,哭丧着脸十分委屈地说道:“夫人,莫总要是扣我工资的话,你记得要给我说好话!”

苏慕容顿时飞了一个白眼,这个功力不去演戏实在是浪费人才,当下苏慕容也是一口气直接答应下来,很是好爽地说道:“你放心,要是那莫总真的要扣你的工资,直接跟我说,我帮你搞定。”

付城的脸色更加苦是一个瘦瘦小小的人逼了,可眼下也只能点了点头,心中暗自祈祷莫总能够中途出来一下。

办公室内,莫太丢人了释北并不知道苏慕容已经过来了。

他不停地看着时间,已经快四点了,努力不去看他的眼睛按理来说也是要结束了。

“爷爷,上次的话,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问题的根源还没有找出来,一直想着用资金来堵这个窟窿,压根不是长久之计。”莫释北说的时间太长了,嘴巴都有些干了。

可是看莫老爷子这个意说:“你明知我这个王是假的思,今天是非要他答应下来。

一连好几天没有露面的顾念,此时也是陪同莫老爷子一道而来。

此时看到莫释北一直拒绝和顾家合作,顾念眼里也多了几分失落。

在两人都没有说话的时候,顾念才一脸诚恳地说道:“释北哥哥,我知道你心中对我还有意见,可是这次是莫家和顾家两家合作,释北哥哥别因为我个人的错误,而连累了两家的发展。”

这话明面上像是在认错,可实际上话语却是说的异常委屈。
<”周大年考虑到丁方的重要性br />莫老爷子连忙在旁边拍了拍莫奈儿的手,示意她不要难过。

随后,莫老爷子又继续施压说道:“莫释北,苏慕容现在还怀着孕,有些事情我能容忍也就容忍了,如今两家合作,要是苏慕容真的胆敢有意见,让她第一个来找我。”

“爷爷,这压根就和慕容没有任何关系!”

莫释北说了半天,见事情完全没有进展,这会儿语气也更加无奈了。

若是以前,莫释北当然希望能和顾家合作,强强联手,只会让双方更强。

可是现在,顾家的目的实在是太过于明显,本来之前莫氏的危机,就有顾家插手的嫌疑,现如今顾家又主动伸出援手,就算两家是世交,要说顾家没有一点目的性,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这样吧,我找个时间和顾伯父见面,商量一下这次的合作,要是真的对公司有利,我肯定不会拒绝。”

说到最后,还是莫释北后退了一步。

不过他这话也是说的巧妙,到最后答不答应还是自己一句话,而莫老爷子那边,也没有太多的话说了。
“你明白就好,莫家现在资金链短缺的严重,我看苏氏那边,你还是少接触一点吧。”最终莫老爷子的目的也达到了,起身就要离开,临走前还不忘提点了两句。

“爷爷,慕容她自己做的很好。”

莫释北也不明白,苏慕容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才会让莫老爷子对她的偏见如此之大。

莫老爷子却是从鼻腔里冷哼一声,直接说道:“我虽然退位在家,别以为公司发生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我跟你说,苏家那边就是个拖油瓶,她既然已经嫁入了莫家,老泪又下来了孰轻孰重她自己也该掂量一下。”

本来当初和苏不免着急家的联姻,莫老婆家又如此对待我爷子就意见颇多,可苏家不但没有给莫释北一点支撑,反而在这样关键时刻添乱,莫老爷子能对苏慕容有个好的印象那才是奇怪。

顾念连忙在一旁安慰莫老爷子说道:“爷爷,您先别紧张,这件事情释北哥哥心里有数,慕容也是大嫂,帮衬一下也是应该的,只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慕容还这般不懂事,就有些过了。”

“还是你明事理。”莫老爷子严峻的脸这才稍稍放松下来,而后点了点头说道。

顾念将头埋的更低了,像是要隐藏自己眼角的笑容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