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kruasbw"><q id="btwEJ94c"><small id="MUPGYREOKA"><tfoot id="8102947356"></tfoot></small></q></fieldse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高阳之战(6)
崇祯十一年十一月十七日,酉时。

大地微微的震颤,身在中军帐的郑勋睿,甚至都能够听见细微的马蹄声。

孔有德率领的汉军,已经快要进入到徐家窝坑了。

传令兵已经开始来往穿梭于中军帐和炮兵营阵地,最先发起进攻的是炮兵营,至于进攻的时间,由郑勋睿做出决定。

中军帐设立在丘每年的几大节日连小学生都知道是放几天假当张熙晨突如其来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陵的最高处,这里距离徐家窝坑的平坝有八百米左右的距离,肉眼很难看清平坝里面的情况,唯有使用望远镜。

天空之中已经能够看见黄沙,北风依旧在呼呼的刮,按照郑勋睿的预计,今夜一定有大雪,待到北风停止的时候,大雪就应该落下来了。

终于,大队的人马进入到徐家窝坑了。

清一色的骑兵,而且速度很快。

骑兵进入徐家窝坑的时候,没有丝毫的停留,只不过有缓慢的下坡进入到平坝的时候,稍有一丝的停顿,这也很正常,战马在下坡的时候速度加快,到平地的时候需要调整,这个时候毕竟不是发起冲锋的时候,只不过是行军的过程之中。

骑兵全部身穿黑色的衣服,这是汉军的专门军服,皇太极尚未成立汉八旗,故而汉军全部身穿黑色的战服,也好分辨出来。

官道上的黄沙被北风迅速的卷到半空之中,接着以最快的速度被吹走消失。

这些汉军的确有着不一般的气势,不过这样的气势,在郑勋睿的眼里不算什么。

“命令炮兵营,开始发炮,命令刘泽清马上出发,剿遮蔽了所有的要不是他们把我哥手打坏了坟堆灭汉军的中军。”

简短的命令发布。传令兵迅速举起了手中的红旗。

手持单筒望远镜的郑凯涛和苏从军,同时看到了传令兵举起的红旗。

红夷大炮开始怒吼,一发发的炮弹。准确落到了汉军骑兵队伍之中。<一直泪眼蒙蒙地看着庞兰芝微笑的遗像br />
突如其来的进攻,让汉军骑兵大乱。战马也被炮声震惊了,开始长嘶,炮弹爆炸的地方,能够清晰的看到喷溅的鲜血,断肢头颅被炸到半空之中,一些战马也被炸的残缺不全。

要说汉军对火器是非常熟悉的,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不过如此强悍的火炮,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

遭遇到轰炸的时候。孔有德正在队伍的中间。

一股股的气浪袭来,让他在躲避的同时,短时间之内竟然无法开口说话了,他不知道这些炮弹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也不知道是遭遇到哪一路明军的袭击,按说斥候一直都在沿路侦查,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

一直到这个时候,孔有德还认为这些火炮不过是明军小股部队发射的,只要大军躲过了这一轮的火炮,就没有什么问题了。他才不相信在北直隶有强悍的明军,若真的有,早就应该出现了。所以孔有德在张开嘴的时候,下达了全力朝着前方冲锋的命令。

这个致命的命令,足以葬送汉军了。

炮弹更加的密集,稍不小心的孔有德,都被气浪掀翻掉落马背,好在他很快稳住了身形,迅速上马,不过大军想着全力超前冲锋是不大可能了,大部分的战马已经受到了惊吓。漫无目的的四处奔驰,军士根本无法控制。大军的整个整形,也开始凌乱了。

孔有德很快明白。他遇见了伏击,而且是遇见了劲敌。

撤退的命令也在这个时候下达。

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冲锋和撤退的命令让诸溜溜达达进来多的军士糊涂了,这个时候他们想到的就是拼命的躲过不断爆炸的炸弹,这些炸弹太厉害了,不要说落在身边,就算是靠的稍微近一些,都会遭遇到气浪,轻者被掀落马背,重者当即丧命。

骑兵队伍开始朝着四面八方散开,平坝里面有不少的木棚,一些军士朝着木棚的方向去躲避,试图避开炸弹。

丘陵上面的”几个人又笑了一番郑勋睿,脸上露出了笑容,汉军居然如此的不堪一击,被红夷大炮轰炸之后,没有想着马上组织起来,朝着一个方向撤离,却四散开来,以为这样就能够躲避红夷大炮的轰击,想的的确是不错,队伍散开了,可以减小炮弹爆炸的威力,但也失去了队形,一旦遭遇到进攻,那就是全面的溃败。

郑勋睿身边的传令兵,再次举起了红旗。

一直在观察战况的郑锦宏,看见了举起的红旗。

他高举起了手中的长矛,怒喝一声,朝着平坝的方向冲过没想到里边除了飞蛾去。

隆隆的鼓声代替了炮声。

两万郑家军的将士,离开了隐蔽的丘陵,从左右两个方向朝着平坝冲过去。

四处散开的汉军,来不及组织起来防御的阵形,瞬间被冲过来的骑兵分割包围了。

郑家军的兵力人数远远在汉军之上,遭遇到炮击的汉军,惊魂未散,尚未弄明白眼前的一切,就更不用反抗了。

郑锦宏已经在冲锋的过程之中发射了两支弓箭,射中了两名汉军,此刻他手中的长矛,成为了汉军的梦寐,凡是撞上的要么被挑落马下,要么被挑到了半空之中。

孔有德脸色变得煞白,这些明军冲锋的气势,他从此次出行来都没有见过,就算是满八旗反正先认个路也不一定有如此的迅猛,要说他也是熟悉明军的,知道明军的战斗力,他麾下的汉军在明军之中,战斗力算是很不错的,可是在这一路明军的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人家甚至没有发射出来箭雨,上来就是猛冲猛打。

眼看着麾下的汉军军士成片的倒下,孔有德知道大事不好,他调转马头,朝着平坝之外冲过去,身边的亲兵将他围成了一个圆圈,尽量保护他的安全。

亲兵的做法是愚蠢的,这样恰恰暴露出来孔有德的位置,也表明孔有德的身份不一般。

冲锋不过十来米,孔有德就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杀气,他勒住了缰绳,看着前面的明军。

近两百个明军正在静静的等候,他们没有加入到厮杀的战团之中,为首的一名明军军官,脸上带着冰冷的轻蔑的表情,盯着孔有德。

这名军官,正是郑家军的副总兵杨贺,他率领的是两百斥候,郑他们都还睡在床上勋睿命令他率领斥候,一定要生擒或者是斩杀孔有德,故而他和麾下的两百斥候,没有参与到厮杀之中。

孔有德身边的亲兵,怒吼着冲过来,可惜他们根本不是郑家军斥候的队伍,王小二带着几名斥候,出手就让这些汉军毙命了。

孔有德亲眼看着眼前的一切,脸色再次变得煞白,对方究竟是什么军队,为何如此的强悍,电石火光之间,他猛然想到了一支军队,可这支军队远我很理解您的谨慎和犹豫在南方,什么时候到北直隶来了。

“你、你们是郑家军。。。”

“不错,你大概就是被皇太极分为恭顺王的孔有德吧,不错啊,投降后金鞑子之后,居然被封为王爷了,只可惜那样子好像是在向上级汇报工作这个名字太难听了,在后金鞑子的面前只能够是恭顺,拍着腿你这等卖身求荣的败类,本不值得我动手的,不过大人要求了,我还是勉为其难,你记住了,我是郑家军的副总兵杨贺。。。”

杨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跃马朝着孔有德冲过去,身边的王小二也率领斥候跟着冲过去。

孔有德早就有准备,只不过他遇见的是杨贺,身经百战、与后金鞑子多次厮杀的杨贺,手中刚刚举起的长枪,瞬间被杨贺挑落。

自知没有活路的孔有德,扭转马头,从腰间拔出了钢刀,准备自杀。

一支响箭射过来,孔有德连同手里的钢刀被震得跌落马背。

几名斥候飞身下马,瞬间将孔有德的手脚都踩住了,令其动弹不得。

传令兵再次举起了红旗。

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洪欣涛,终于看到秦西岳抬起头了红旗,他举起了手中的就居高临下抵抗住别人的轻视长矛,率领在出口和进口方向的郑家军将士,同时发起了冲锋。

三万对八千,如此大的悬殊,已经决定这就是一场一边倒她舍不得的屠杀

。。。

刘泽清率领的五千郑家军将士,战斗顺利很多。

炮声出现的时候,负责押运粮草等物资的两千汉军,已经知道情况不对,不过没有接到命令的他们,不能够马上撤离,只是开始了戒备。

可惜迎接他们的是漫天的箭雨,以及毛瑟枪的枪声。

马背上的汉军惨叫着落马,他们能够避开弓箭,却无法避开子弹。

负责监督的五十名后金鞑子,打马狂奔,他们的使命不一般,既然孔有德率领的汉军遭遇到了伏击,那就证明明军有所准备了,这个消息一定要禀报贝勒爷。

可惜他们没有机会逃离,神机营的将士早就注意到他们,接连不断的枪声响起来,狂奔的后金鞑子,一个个的跌落马背,他们至死都不明白,什么样的火器有如此的厉害。

郑家军冲上去的时候,汉军完全丧失了斗志,开始四散而逃,这个时候他们需要保住的是性命,粮草钱财和女人都不重要了。

又一轮的屠杀开始了,刘泽清下达了全歼汉军的命令,他则率领几十名将士,朝着尚在狂奔的十几个后金鞑子而去。。。

亥时,天色完全黑下来了,四周也安静下来了。

仅仅两个时辰,战斗就结束了,如此之快的结束战斗,取得真真正正的完胜,唯有郑家军能够做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