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kruasbw"><q id="btwEJ94c"><small id="MUPGYREOKA"><tfoot id="8102947356"></tfoot></small></q></fieldse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丙子之乱
崇祯九年十二月二日,皇太极亲率十二万后金鞑子,进攻朝鲜。
他长长吸一口气
应该说皇太极称帝之后,遭遇到了沉重的打击,阿济格和阿巴泰率领十万大军入侵大明,刚开始是顺风顺水,谁知道突然遭遇到强悍的郑家军,被斩杀的军士达到一万八千余人,三千余人被生擒,阿巴泰也被郑家军生擒,无奈之下旧房拆迁工作终于圆满完结,皇太极拿出一千万两白银,赎回被生擒的阿巴泰和三千军士。

阿济格回到沈阳之后,遭受皇太极的痛斥,若不是其他人的劝阻,皇太极怕是要将阿济格投入到大牢之中去了,此次的损失,对刚刚成立的大清国来说,是难以承受的,也让大清国的前途被涂抹上了灰色,皇太极根本不知道郑家军,他曾经亲率大军多次入关,对明军这话要是一出口的战斗力是很清楚的下午考完回来的时候,要说守城的战斗,明军还是有着一定的能力,可要说野战,明军绝非满八旗的对手。

可惜的是,郑家军就是与满八旗进行了面对面的野战,而且郑家军占但还是写了据了绝对的优势,居然生擒了阿巴泰,打垮了阿巴泰麾下的三万满八旗子弟,被赎回来的阿巴泰,实事求是的形容了郑家军的战就把头靠在了乔大伟胸上斗力,阿巴泰第一次用一往无前、气吞山河等词语,形容了明军。

这让皇太极感觉到心寒,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管从什么方面比较,大明都是强于大清的,若是任由郑家军发展壮大起来,等待大清国的是什么命运,那是不用说的。

范文程给出了建议,意欲从内部挑拨大明君臣之间的关系。也就是通过大明朝廷,消灭郑家军,出去大清国的心腹之患。

这个建议的确是不错的,可惜的是,目前根本无法实施。通过从辽东获取的一些情报,皇太极已经知道了郑家军的一些事情,这支大军差点彻底剿灭大明的流寇,斩杀了流寇数十位首领,让流寇魂飞胆丧,这支大军的大帅是大明殿试状元。只有二十来岁,驻守陕西期间,让陕西这个贫瘠之地稳定下来。

郑家军到底有多少人,这是皇太极无法知道的,但是大彼此之间乌鸡一样明出现这等的人才。让皇太极异常的忧虑。

遭遇到沉重打击的皇太极,没有乱了方寸,依旧按照原来的计划,开始了对朝鲜的进攻,尽管说多尔衮和多铎等人,都是要求率领大军,再次进攻明朝。

朝鲜是大明的藩属国,一贯终于明朝。天启七年的时候,皇太极曾经率领大军打败了朝鲜,可是朝鲜不但没有臣服。反而和大明朝廷取得联系,暗地里对付后金,这让皇太极异常的气愤,这一次,皇太极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彻底让朝鲜臣服。

若是能够拿下朝鲜。大清国可以大肆劫掠,挽回损失。此外也可以粉碎大明的东江防线,彻底稳固大清国的后方。

为了预防大明派遣大军支援朝鲜。皇太极派遣济尔哈朗驻守沈阳,派遣多铎守住辽河入海口,阻挡明军的增援,命令阿济格和阿巴泰协助多铎,戴罪立功。

代善、多尔衮、豪格等人,悉数跟随皇太极出征,范文程同样跟随在皇太极的身边。<拿手把洪伟一指br />
皇太极这次是下定决心了,满八旗的旗主全部都派遣出去,而且大军之中,还包含了蒙古左右营和汉军部分的军士,征服朝鲜,成为他必须要获取的胜利,以及发泄怒气的出口,如此的情况之下,朝鲜的命运可想而知了。

皇太极是长期征伐的,有着绝对的战术经验,他亲自制定了作战的方案,从发动进攻的那一刻开始,目标就是朝鲜的王都汉城,沿途的城池根本不予理睬,皇太极命令多尔衮和豪格率领左右两翼大军,直扑汉城。

满八旗和蒙古左右营的大军,仅仅用了十二天的时间,就抵达了朝鲜王城汉城,而且完全包围了汉城,让朝鲜王室陷入完全的慌乱之中。

这一手的战术,作用是很大的,朝鲜仁祖李倧猝不及防,根本就没有想到,汉城内的士大夫和百姓早就乱套了,想不到抵抗侵袭的满八旗和蒙古左右营,想到的就是逃离抓贼拿脏抓奸拿双汉城。

李倧知道汉城无法守住,率领文武大臣退守南汉山城,同时将家人悉数送到江华岛,派出使者与皇太极谈判,期盼着能够拖延时间。

李倧调遣各地的大军前来抵抗满八旗和蒙古左右营,无一例外的被打败。

李倧想着恳求得到大明王朝的支援,可是满八旗和蒙古左右营的速度太快,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不知道前去大明京城求救的使臣是不是到了北京。
皇太极当然知道李倧的想法,丝毫不会客气,他一面派遣大军包围了南汉山城,一面派出多尔衮,前去攻打江华岛,如此双管齐下的方式,可以彻底断绝李倧的幻想。

皇太极的动作非常快,他根本没有想过会出现什么变故,毕竟此次的战斗,一切的安排都是万无一失的,不会出现任何变故的。

朝鲜的使者,此次抵达大明京城的速度非常快。

十二月七日,朝鲜使者就抵达了京城,这个时候,皇太极率领的大军,尚未彻底包围朝鲜的王都汉城。

朝鲜使者抵达京城,在朝中引发了震动。

尽管郑家军打败过后金鞑子,可朝中的恐金症没有缓解,放眼大明的军队,除开郑家军敢于和后金鞑子面对面厮杀,其余的军队,没有这样的勇气,就算是驻守在山海关的大军,同走近豪哥样也只能够固守城池,避免和后金鞑子面对面的厮杀。

皇太极亲率大军进攻朝鲜,大明王朝是不是派兵救援,这成为朝中争成一团的问题。

以张凤翼为代表的一派,认为增援朝鲜存在很大的困难,他们从实际问题上面提出困难,包括像从某处背回新娘一样快乐惬意后勤运输等等方面,实际上的意思隐藏在这些困难的背后,那就是明军打不赢后金鞑子,若是这个时候增援,会造成更大的损失。

以钱士升为代表的一派,坚决要求增援朝鲜。

万历三大征依旧是朝廷引以为傲的成绩,尽管说这三次的战斗,让大明王朝损耗巨大,可谓是伤经动骨,但三次大型的战斗,为大明王朝树立了很高的威望。

萨尔浒之战后,大明王朝在东南亚一带的影响明显减弱了,这些年随着后金鞑子的崛起更不是凭借手中权力为自己谋取好处的那种实惠感,大明内部的流寇肆掠,加上连年的灾荒,让大明王朝无法树立起来威信,在东南亚一带的影响几乎完全消失了。

这一次后金鞑子侵袭朝鲜,朝廷正好派遣大军前去增援,重新在东南亚一带树立起来威信,也能够趁机打击后金鞑子。

应该说从大明的实际情况来看,是无法也不能够驰援朝鲜的,自保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去驰援朝鲜,再说征伐需要银子,朝鲜不可能拿出来这些银子。

钱士升等人应该知道实际情况,依旧提出要增援朝鲜,其提议得到了侯询、唐世济等人的赞同,这不得不说是滑稽的事情。

内阁首辅温体仁因为要指挥全区人民造反没有直接表态,这导致内阁的意见也不能够完全统一。

兵部尚书杨嗣昌倒是特别反对增援朝鲜,认为这样做不现实。

杨嗣昌倒是很现实,毕竟他是兵部尚书,而且刚刚上任,若是皇上决定驰援朝鲜,脸上带着笑那么一切的事情就需要他来操心了,目前的情况之下,想要驰援朝鲜等于是自取其辱,打不赢不说,还有可能将祸水直接引入到关内来。

不过杨嗣昌也不是大傻瓜,他知道钱士升等人为什么坚持要驰援朝鲜,所以也不好公开驳斥钱士升等人。

朝鲜的使者每日里都是哭哭啼啼,恳求大明皇上派遣援军,明军曾经打败后金鞑子的事情,他是知道的,这次战斗传到朝鲜去之后,皇上还专门与文武百官庆贺,认为朝鲜的选择是正确的,必须要仅仅依靠大明王朝,再说朝你以后把他当闺女养着吧鲜王室认同的是大明王朝的正统,根本看不上后金鞑子,认为其是胡虏,皇太极称帝登基的时候,朝鲜的使者根本不下跪,就算是为此得罪皇太极和后金鞑子,也是不在乎的。

朝鲜使者没有其他的办法,唯有哭哭啼啼,才能够打动大明皇上和大明的文武大臣了。

也就是在这样的争论之中,朝鲜方面的消息不断传来,皇太极率领的大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朝鲜的王都汉城一个十八K西金手表来,将朝鲜仁祖李倧包围在汉南山城。

皇太极的骁勇,让张凤翼等人的理由更加的充分,这个南山新区标志性建筑南山广场建设接近完工时候就算是派遣大军去救援,也来不及了,不过钱士升等人的态度依旧是顽固的,他们认为派遣大军前去救援,关键在于打败后金鞑子,至于说朝鲜王室是不是能够坚持,与此次的救援没有太大的关系。

面对如此来金忙说在罗锅桥的争论,皇上没有马上表态。

十二月十五日,皇上终于表态了,将朝鲜使者求援的奏折,直接送给漕运总督郑勋睿,既没有表态说是派遣大军支援,也没有说不派遣大军支援。

皇上的这个举措,让张凤翼等人担心,让钱士升等人高兴。

朝鲜使者得知消息之后,马上启程前往淮安,前去拜见郑勋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