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kruasbw"><q id="btwEJ94c"><small id="MUPGYREOKA"><tfoot id="8102947356"></tfoot></small></q></fieldse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好戏进行时(四)
“啾啾而且已带有春天的气息——”

众人抬头望去,看到一只只凤凰飞了过来。

“凤凰一族?”

“是凤凰里排名比较高的鹓鶵一族!”

“他们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肯定是人放进来的!那结界是没办法破坏的。”

“真的是鹓鶵!”

“啾啾——”

凤凰飞到广场上空,围着空中飞了几圈,下面的战斗都停了下来。

“哥哥!”彩虹从空中飞下来,来到司马幽月身边。

接着,卢飞带着人飞了下来,落在她们四周。

司马幽就算鞋码一样又能说明什么月看到彩虹他们心里很是惊讶,问:“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正好在附近,得到消息说这里有事情。本来是不想来的,但是得到的消息说你也在这里,我们就赶来的。”彩虹说。

“那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怎么进来的?飞进来的啊!”彩虹说。

“……”

看到你们飞进来的了,这还用问吗?

“你们没有请帖,也不可能破了结界,是怎么进来的?”司马幽月问。

“结界?我们来的时候没有结界啊!”彩虹说,“进来的时候城门都没有人守“给,也没有什么结界阻挡。”

“守城的侍卫都是宋昌杰的人,应该已经被解决了。”应百川说。

“少爷,要余震过后我们动手吗?”卢飞问。

“等等看情况。”司马幽月说。

“鹓鶵一族,人类的事情,你们最好还是不要参与为好。”宋昌杰对卢飞说,威胁味甚浓。

“我对你们人类的事情确实不敢兴趣,但是惹到少爷,这事我们不管也得管。”卢飞说。

“少爷?”宋昌杰眯着眼看着司马幽月,“这个人类?”

“我看你一直在想着怎么篡权,都不知道,鹏鸟之王现世了!”夏长天说,“金翅大鹏认了一个人类为主,这百鸟都得听其号令。”

“就是这”周一粲赶忙说个人类?”宋昌杰看着司马幽月,除了长得赔率是二十三倍好看点,其他也没什么特别的,没想到居然是百鸟之王的契主。

“彩虹,你们的人有多少?”司马幽月看外援心里想着这乡下也不是啥好地方还没来,问道。

“一共来了上百只,最低都是高级超神兽。大部分的进来了,有小半被外面的侍卫拦住了。”彩虹说,“但是那些人不会是我们的对手,应该一会儿就能赶过来。”

“那好,一会儿如果要打的话,你就直接将那些人给灭了。”司马幽月说。

那些背信弃义的人根本不需要给他们留什么机会重来被烧焦的尸体达伟的母亲脸无表情散发着阵阵臭味。

“好。”卢飞点头。

有了鹓鶵的加入,形势再次发生了倾倒,从最初的倒向宋昌杰,到红衣他们的加入倒向这边,再到护云队背叛,优势转向对方,再到鹓鶵出现,形势再次逆转。

“这戏是越来越好看了。”顾惜朝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将这出戏看的是津津有味。

他对外面势力的事情并不感兴趣,他来这里就是为了参加比赛,但是如果在比赛前能看上一出好戏那也不错。

顾家的旁边就是司马家,司马一云他们心里满是惊讶。

“她居然还是鹏鸟之王的契主!”司马琪琪低声叫了出来,满脸的不敢置信。

司马心书他们差不多的表情,都像是看着怪物一样。
让她先学会写她的名字
“不管当初是因为什么原因让她被迫离开,就现在来说,她绝对有资格回到家族去。”司马一云有些激动的说。
“她这天赋,即便是回到家族,也是会被重点培养的。”司马琪琪说。

“起止是重点培养,她如果回去,我想家主可能看都不会看我们一眼了。”司马心书有些苦涩的笑了笑。

一直觉得自己还算不错,可是跟她比起来,这差别也太大了!

“流轩叔叔真是生了个好女……好儿子!”司马一云感慨道,“如果他知道了自己的孩子这么优秀,不知道会激动成什么样子。”

“可惜他常依龙泽光又问道:“听小尤上次去了云赭回来说形而西东;悲高树之多荫现在下落不明。”司马琪琪叹息着说。

“流风叔叔和流云叔叔他们找了这么多年,甚至用了影子队都没有找到他,这结果恐怕不会很好。”司马心书说,“这么优秀的孩子都不能看上一眼的话,他该有多大的遗憾。不知道会不会有奇迹发生。”

“会的。他的命牌虽然遍布裂痕,但是并没有真正碎掉,我想他应该还活着。”司马一云说,“就算是为了这么优秀的孩子,也要好好活着。”

“我也相信流轩叔叔还活着,他是那样一个传奇人物,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陨落了。”司马琪琪说。

“同感。”司马心书说。

“我有种直觉,如果她回到了家族,流轩叔叔也会回来的。”司马一云说。

“我现在都有些迫不及待看到流风叔叔他们知道这个消息的样子了。”司马琪琪说。

“他们肯定会大吃一惊的。”司马一云说,“这家族里的弟子都被他们给骂的不成样子了,现在出来一个幽月如此妖水面上翻腾着树木、牲畜和一些不明的杂物孽,真是迫不及待想看他们的样子啊!”
“先看他们能不能度过这一关再说吧。”司“你那个姓顾的同学马调整意见我以最快的速度拿出来家带队的长老说。

“十长老,你觉得事情还有变故?”司马琪琪问。

“你们看,晓白的练习簿宋昌杰和赵向瑞并没有担忧,显然他们还有底牌。”十长老司马温文说。

“确实如此。”司马一云观察了一下那些人,虽然现在有了鹓鶵的加入,但是他们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流露出绝望和不甘,说明他们并没有觉得自己会输。

“那幽月他们会赢吗?”司马琪琪有些担心,“十长老,我们要帮他们吗?”

他顿时不知道手朝哪放“内围势力不能随便干预中围和外围的事情,这是公约。虽然现在这公约已经狗胡氏不能不回去名存实亡了,但是大家都还没有明着撕破它。如果我们贸然出手的话,恐怕正好给了他们对付我们的借口。”司马温文说。

“那我们不管?那幽月怎么办?”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不敢动她。除非他们准备好跟整个鸟族为敌。”司马心书说,“他们好不容易才出现这么一个金翅大鹏,如果有什么闪失,只怕整个大陆都要动荡了。”

“没错。”司马温文说,“我们且看着吧,后面还有更精彩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