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kruasbw"><q id="btwEJ94c"><small id="MUPGYREOKA"><tfoot id="8102947356"></tfoot></small></q></fieldse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前奏
尽管穿越十年时间,但郑勋睿的思维,还是有着几百年之后的痕迹,他已经完美的融入到明朝崇祯年间,对于很多不符合常理的事情,也有了不一般的认识,毕竟不是几百wwW.7wenxue.com下+书+网第38章一天晚上年之后,百姓的素质和文化,不可能比较,很多不能够忍受的事情,还是默默忍受,这种忍受的程度,是几百年之后的人无法想象的事情。

尽管有着古今结合的优势,但在有些方面,郑勋睿的判断还是出现了偏颇,最为明显的就是在征收历年拖欠的农业赋税这个事情方面。

按照郑勋睿的认识,一旦大明各地开始征收历年拖欠的农业赋税,一定会出现大乱的情形,毕竟老百姓没有饭吃,肯定会骚动,但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各地的情形依旧是稳定的,就连活动在山西、河南、四川和湖广一带的流寇,也没有太多的消息传来。

这让郑勋睿有些迷惑了,为什么崇祯初年开始征收拖欠的农业赋税,会出现大规模的骚乱,如今却不会出现,难道朝廷里面的大人有着先见之明,难道说皇上未卜先知。

为了能够掌握实际情况,郑勋睿已经要求郑锦宏派遣斥候到北方一带去侦查,而且要求驻扎在西安的洪欣涛关注陕西的情况,搜集到的情报已经源源不断的到了淮安,这里面有很多郑勋睿难以接受的事宜,譬如说部分的官吏,借着这次征收历年拖欠农业赋税的时机,大肆的盘剥百姓,高额征收火耗,中饱私囊。已经让老百姓无法忍受了。

可以说这一次征收赋税,部分官吏的做法,情形比崇祯元年还要恶劣。

为什么如此的情况之下,老百姓还是能够忍受,难道说老百姓真的是忠君吗。真的能够忍受一切我一个草民百姓从没跟官面儿打过交道不公平的待遇吗,真的愿意等死吗。

郑勋睿看着诸多的文书,陷入到苦思之“老古中,这绝不是他无事找事,因为这牵涉到执政理念的问题,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理论。难道出现了偏差。

经过短时间的判断,郑勋睿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百姓肯定是要造反的,只是刚刚经过了秋收,百姓虽然遭受到官吏的盘剥。但勉强还能够度日,一旦官府的作为太过分了,将老百姓逼到绝路上面去了,那么问题肯定就会爆发,一旦问题爆发出来,引发的震动就老孟都会坐在小区门口“晒一会儿”不是朝廷所能够应对的。

五省总督卢象升很是着急。

卸任湖广巡抚一职,专门负责剿灭流寇事宜,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是流寇并没有被剿灭,相反其活动更加的谨慎,行踪也变得很是诡异。

一年多时间过去了。流寇从原来在平原地方活动,转变到大山与平原之间活动,卢象升派出了无数的斥候,想着弄清楚流寇的主力桂品三过去在老西街上虽说常见这小五子究竟在什么地方,但没有能够得到成功。

不过有一点卢象升还是弄清楚了,那就是流寇活动王茜气得差点没有蹦起来的中心区域。已经集中到了河南一带,李自成和张献忠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河南境内。他们已经变得很是谨慎,而且也改变了以往劫掠的做派。开始和大山里面的老百姓融合。

流寇的情形也出现了一些变化,那就是涌现出来几个新的首领,包括原来属于李自成麾下的刘宗敏,也是陕西米脂人,带领一部分总有薄薄的一层的流寇,活动在山西、河南、四川以及湖广大片的地方,流动性非常强,而且是贯彻了流寇以前的作战风格,那就是快速移动,以劫掠钱粮为这么庞大的工程主,虽说引发的轰动不是很大,但也令各地官府头疼。

闯塌天刘国能、争世王蔺养成、蝎子块拓养坤、扫地王张一川等等,以前都是独立的流寇首领,势力不是很大,以至“薛大哥于在荥阳大会的时候,都没有能够被单独算作一营,而且在朝廷以及郑家军剿灭流寇的过程之中,都遭受不少的损失,但随着绝大部分流寇首领被剿灭,他们的实力慢慢开始壮大起来,已经成为流寇之中令人瞩目的力量。

最后就是张献忠的几个义子,其中的老大孙可望,已经被郑家军斩杀,剩下的三个义子李定国、刘文秀以及艾能奇,迅速成长起来,这几个人本来就很是骁勇,加之跟随张献忠四处作战,特别是在四川夔州面对郑家军的时候,那是经历了血与火的鏖战的,故而能力变得很是强大,迅速在流寇之中崛起,成为了令官府头疼的人物。

至于说李自成和张献忠两人,行踪更是诡秘。

闯王李自成已经成为流寇拥戴的首领,当年率领不足百人,从四川的播州逃离,回到河南之后,蛰伏一段时间,在顾君恩等人的帮助之下,很快开始招募军士,实力得以壮大,而且李自成作战显得更加的谨慎,每一次的战斗,都是经过了长时间的谋划,作战出其不意,毫无规律可循,几乎是连战连捷,尽管说获取的胜利不是很大,顶多就是能够拿下县城,但造成的影响是好像他早就当了副局长似的很社会看来不但不可能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大的。

而且李自成还注意了一点,那就是不再盲目的招募军士,不盲目的扩大队伍,这让他的行动更加的迅速,几乎不会遭遇到很大的拖累。

张献忠曾经有一段时间,是流寇之中力量最为强大的,而且曾经算计李自成,可惜在夔州的时候,遭遇到郑家军的痛击,损失惨重,要不是后来郑家军离开,前去迎战后金鞑子,恐怕张献忠及其麾下的所有人,都要长眠在夔州了。

逃离夔州之后,张献忠同样蛰伏了一段时间,其义子孙可望被郑家军斩杀,让他悲痛欲绝,不过凭着过人的胆识,以及不一般的能力,张献忠在很短时间之内,摆脱颓废的局面,迅速开始招募军士。

经历了多次的厮杀,甚至到了要被剿灭的边沿,张献忠一样变得冷静,他采取的手段,就是进入到山区发展,他有过在夔州大山之中发展的经验,进入河南山西等地之后,更是能够将此等的优势发挥到极致。
经过了多年的厮杀,李自成和张献忠两人,都变得谨慎和多疑,他们一般不会直接露面,大部分的战斗都是麾下的将士出面,而且他们消息非常的敏锐,对于官府的围剿,往往能够提前得知消息,根据官军实力的强弱,迅速做出判断。

这让他们能够在河南、山西、湖广以及四川等地发展,也让卢象升对他们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流寇的情况,卢象升倒是知道很多,可惜他没有很好的办法应对,更是谈不上剿灭,最为主要的还是钱粮方面受到了限制,尽管他身为五省总督,负责剿灭流寇事宜,可以调动山西、山西、湖广、河南以及四川等地的军队,但是连年的灾荒,让这些地方无力养活军队,朝廷又是拖欠军饷,让军士没有丝毫的不为财富所困士气”加藤介绍道:“赵君,这样的军队派出去,不能够剿灭流寇不说,沿途的老百姓还要遭殃。

一度时间,老百姓痛恨朝廷的军队,甚至欢迎流寇。
这让卢象升莫可奈何,他曾经好几次给皇上和朝这个也给他留下廷写去奏折,恳请朝廷拨付一定数量的钱粮,用于彻底剿晚上你们睡哪儿?”“我们也愁这事儿呢灭流寇,可惜他的奏折,根本就得不到重视,朝廷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感受到流寇的威胁,其实是不重视的,如此的情况之下,想着要求户部拨付大量的钱粮,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好在流寇没有大规模的动作,这也让卢象升能够勉强维持北方的稳定。

看到朝廷有关征收历年拖欠的农业赋税的邸报,卢象升的心沉下来了,他很清楚北方的情况,也知道老百姓其实还在死亡线上挣扎,好不容易这一年没有遭遇他还喊:娘到什么天灾,能够收获一些粮食,可偏偏要缴纳以前拖欠的赋税,这岂不是比遭遇到天灾还要悲惨。

朝廷决定下来的事情,卢象升没有办法阻止,他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河南、山西、湖广和四川等地我短时间内也离不开安溪了,开始大面积的征收农业赋税,知晓其中利害关系的他,能够做的就是要求各地的军队,时刻注意流寇的动向,避免流寇在这个时候发动大规模的进攻。

卢象升不断收到各省的奏报,都是要求五省总督府彻底剿灭流寇、维护征收农业赋税秩序的,收到了这些奏报之后,盛怒之下的卢象升,忍不住骂人了,他本来就反对这个时候来征收历年拖欠的农业赋税,也知道各级官吏能够从中获取到大量的好处,唯有老百姓无法活命,而各地要求彻底剿灭流寇的奏报,其实就是又扭着头对着狗娃子的屋子汪了三声在反映情况有些不对,征收农业赋税的过程之中,怕是遭遇到不少的抵制,官吏将这些抵制,一律都当作流寇去对待。

卢象升骂人的事情,很快传开,这让他与地方上的官吏,关系变得微妙起来了,作为五省总督,若是得不到地方上的支持,想要剿灭流寇,那是异想天开。

不过卢象升暂时没有注意到这方面,也没有想过后果,他认为这不是什么问题,自己是朝廷任命的五省总督,负责剿灭流寇事宜,地方上就算是有看法,但也不敢违抗五省总督府的命令的。(未完待续)